第一百七十二章 制衡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第一百七十二章 制衡

    朱棣目睹黄昏离去后,颇为不解。

    黄昏的气急败坏在他预料之中,徐妙锦不是那么好娶的,徐家女子再怎么的也不可能嫁给个连宅邸都没的男子。

    所以黄昏当务之急需要一座宅邸。

    然而黄昏确实没钱。

    根据线报,黄昏手下时代商行的盈利,全部拿去扩大规模了,黄昏手上根本没钱,但他又非常有节操,赛哈智和南镇抚司的锦衣卫给凑了笔钱,他竟然没要。

    关于这一点,朱棣很欣慰。

    这才是大明臣子该有的气节——说起这一点,不得不提一句庞瑛。

    朱棣真想保庞瑛?

    没有一丁点想法!

    朱棣也想杀庞瑛,只不过想从庞瑛身上撬开缺口,顺带着弄死梅殷而已,否则黄昏如此嚣张的杀了庞瑛,朱棣会这么隐忍?

    哪可能嘛。

    再宠溺臣子,帝王也是帝王,何况是朱棣这种有脾气的铁血帝王。

    若他真想保庞瑛而黄昏又杀了庞瑛,徐辉祖能活?

    黄昏都得死!

    恐怕黄昏也正是看透了这一点,所以在杀庞瑛一事上才敢做得如此有恃无恐。

    思绪收回来。

    朱棣是真不明白,黄昏有什么办法能在没钱的情况下从应天府尹向宝手上,把那座废弃庄园买下来,还能让应天府衙不吃亏。

    根本没有操作空间。

    不过朱棣知道,不能小看黄昏,这货总是能创造不可能为可能。

    ……

    ……

    应天府衙。

    黄昏和府尹向宝相对而坐,两人官职差不了多少,都是京官中的要职,一个负责应天城政务,一个负责锦衣亲军指挥司的队内纪律,目前局势下,黄昏的官职更要显赫一些。

    但向宝依然有其傲气。

    不卑不亢的说,黄镇抚使,你再来十次也没用,那座庄园属于官府在册的资产,我就算再想帮助你,也不敢贱卖,若是被都察院那边知道了,咱俩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有了朱棣的允诺,黄昏已经淡定下来。

    闻言笑道:“向府尹别急着拒绝,那座庄园是废弃之物,你们应天府衙也不敢动用,只能荒废在那里,等待着将来某天有钱后重新装修,给陛下用来赏赐功臣用,但向府尹有没有想过,到时候陛下用它来赏赐功臣,可就和你们应天府衙没有关系了,届时你们府衙这边,可是白白损失这一块库存资产。”

    每一级官府都有资产。

    像这种废弃庄园,大多是罪犯充公所得,若是好的庄园,那就拿出去卖了,或者被天子收了去,只有这种废弃的,需要投入钱财装修,才会烂在手里。

    只不过很多时候,尤其是远离皇权的地方,官府的资产被官僚们阴吞阳占给私有化了。

    向宝想不想卖那所废弃庄园?

    想!

    只要卖出去,就可以变现,用到应天府衙其他开销上。

    但一直没人来买。

    原因也简单,因为投入重新装修是一笔大钱,和重修一座庄园差不了多少。

    听到黄昏一番似乎是为府衙着想的言论后,向宝笑了起来,有点老狐狸的味道,不急不躁的喝了口茶,放下茶盏,理了理官服,慢条斯理的说:“确实是这个道理,陛下登基之后,虽然很是安宁,但朝野臣子谁不知道他的心,意图远征草原,一旦打仗得胜归来,总要赏赐功臣的,到时候他金口玉言一开,咱应天府衙又得拿去找户部拿银子,可若是打仗之后去找户部要银子,能要到银子才是怪事,所以那处庄园若是重新修缮,这钱财还不是应天府衙来出。”

    黄昏大喜,“既然如此,不如卖了,来府衙之前,我已见过陛下,他亲口承诺,只要我出的价钱不让府衙这边吃亏,他绝对不会有任何干扰。”

    向宝乐了,“黄镇抚使还真是志在必得。”

    为了一座宅邸,数次打扰陛下。

    也就他敢。

    同样是天子宠臣,你看纪纲敢不敢因为这些事去麻烦朱棣——借他几个胆都不够。

    黄昏叹道:“向府尹也是为人父的长辈了,当知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我呢,因为种种缘故,不得不未雨绸缪,先成婚留个一子几女在世间。”

    这是随口胡诌。

    娶徐妙锦哪是为了留后,是为了留后的那个美妙过程。

    当然,爱情是基础。

    向宝却很是感同身受,他知道黄昏在仕途上的险恶,闻言叹道:“你有孝心,自是最好,可惜啊可惜,你还是来晚了。”

    黄昏:“……”

    什么个状况?

    向宝继续道:“在你提出要买那座庄园后,消息走漏了,你前脚刚走,有位有权有势,和你一样,也是我这个府尹不敢开罪的大人物来到府衙,提出要买那座庄园,开出的价格很是公道,府衙不仅不会亏,甚至有点小赚。”

    黄昏顿时想骂娘,“纪纲?还是梅殷?”

    向宝:“锦衣卫指挥同知,纪纲。”

    按说,这种事情纪纲不应该亲自出面,应该找个中间人来,毕竟他和黄昏都是一朝臣子,他亲自出来抢买这座庄园,不啻于明着告诉应天权贵和大明天子,他纪纲和黄昏势不两立。

    不过因为庞瑛之死,纪纲不得不站出来。

    所以他已经撕破脸皮。

    就是要正大光明的告诉所有人,得罪了他纪纲不会有好下场。

    你黄昏不想要这座宅子结婚么。

    我买了。

    看你黄昏用什么当婚房,这件事无伤大雅,但是能恶心你。

    纪纲甚至还会做得更绝,黄昏今后无论想买哪座宅院,他都可以出手,实在是没钱买了,大不了拿出北镇抚司的权力,去查要和黄昏交易的富贾。

    有事更好,资产充公。

    没事?

    那也得查出事来,这些伎俩北镇抚司玩得不要熟溜——论手段,北镇抚司远胜于南镇抚司。

    黄昏一听向宝说纪纲要买,就知道完犊子了。

    迟疑了下,问道:“他出价多少?”

    向宝比了个数。

    黄昏唯有苦笑,纪纲确实优秀,他出的这个价格不算多高,但恰好就是那座庄园的价值——沈熙礼给自己估算出来的数目。

    这个价自己也可以出,但问题是,没有现钱。

    找向宝打白条?

    这就别想了,向宝可不是庸臣,和顾佐一样,都是永乐年间的名臣。

    无奈的叹气,“容我再想想。”

    起身告退。

    向宝送黄昏出府衙,临别之际,发自内心的诚恳道:“从庞瑛时候,你和纪纲之间就已势同水火,恐怕接下来你俩之间的争斗,就在这处废弃庄园上了,须要小心着些,仕途之上,每一步都是步步杀机。”

    从言辞中,不难看出向宝的私人立场。

    黄昏道谢离去。

    他何尝不知道,接下来肯定要因为自己结婚买房子的事,和纪纲斗个水深火热。

    说到底,这其实是朱棣提前祭出的大招。

    两个宠臣之间的制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