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虫茧
字大
默认
字小
夜间
日间
默认
护眼

第460章 虫茧

    “可惜,你没有掌握《九仙剑诀》的精髓,只是修炼到化境,没有臻至无为剑境,因此你没有胜算!”
    薛叶冷漠的声音响起,绝煞剑随意一挥,血光剑气绽放。
    只是一剑,便破开《九仙剑诀》的剑势,漫天的紫霞剑气被撕裂,血光剑气掠空而去。
    当啷!
    白无伤手中的剑崩断,人也被震飞出去,重重的撞在山壁上。
    “怎么可能……”
    白无伤坐在角落,披头散发甚是狼狈,口中喃喃自语,神似疯癫。
    “现在到你了!”
    薛叶目光看向藤原尊。
    “哼哼,哈哈哈……”
    藤原尊狂笑起来,只见他身后的三眼毒蟾眼神迷失之后,再次恢复了往日的凶悍,但看样子却臣服了藤原尊。
    三眼毒蟾已被他收服。
    薛叶没有说话,冷冷的看着他。
    “今日就算杀了你也没用,所以我不和你打,收服这只三眼毒蟾就够了!”
    藤原尊冷笑一声,将三眼毒蟾收入灵宠袋中。
    “那可由不得你!”
    薛叶化作一道狂影掠出,一连斩出七剑。
    驭魔七劫斩!
    七剑一气呵成,每一道都如从天而降的血光闪电,一连串的劈下,蕴含着毁灭之力。
    “鬼影闪!”
    藤原尊嘴角扬起一道玩味的弧度,每一剑看似命中他,却瞬间化作一团诡异的黑气消失,一连七剑却都被他诡异的躲了过去。
    “饮血斩!”
    一团黑气从薛叶的身后凝聚,化作藤原尊的身影,腰间的武士刀出鞘,斩出一道格外刺眼的血红剑气。
    薛叶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回身一剑格挡,在与对方剑气接触的刹那,感觉一身精血都被牵动,竟有一种逆流被抽出体外的感觉。
    藤原尊的剑气竟蕴含吸血的附加攻击,让人刚一交手,便以受了内伤,很是歹毒凶险。
    混元玄脉!
    薛叶脊梁之上,圣魔骨的第一道玄妙绽放光泽,一身瞬间爆发出恐怖的混元之力,将那道血光剑气震碎。
    “你既然找死,那便怪不得我了!”
    藤原尊大吼一声,双手紧握武士刀,连续斩出数十剑,每一道血光剑气都如一头凶恶的吸血魔怪一般,向着薛叶飞掠过去。
    疯魔舞!
    薛叶迎了上去,爆发出如洪水猛兽一般的可怕剑势,他如癫如狂,剑气舞动如一团毁灭般的龙卷风,与半空中飞掠而来的吸血剑气轰击在一起。
    轰隆隆……
    整个山谷的中心掀起了一阵可怕的风暴,将一大片密林毁灭,腾出一片狼藉之地。
    薛叶接来后退,每一剑与对方接触,面色都是一白,因为对方剑气中蕴含的吸血之力一直在牵动着他体内的精血,虽然他一直用真气来压制,却依然受了内伤,并且逐渐加重。
    噗……
    薛叶吐出一口血箭,而一团血液没有落地,化作一个个血珠融入了半空的吸血剑气之中,那道剑气突然如自爆一般,爆发出可怕的波动。
    轰隆一声。
    绝煞剑被巨力压弯,薛叶又是一口逆血吐出,被震退出去。
    “哼,你越是受伤,我的饮血斩的威力就越强,直到你死亡为之!”
    藤原尊猖獗狂笑,又是化作缭绕的黑色鬼气从原地消失,然后出现在薛叶的身前,手中的武士刀凝现一道百米多长的剑气斩下。
    又是一声巨响,剑气落下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沟壑,而薛叶展开火羽凤翼掠上了空中,他面色冷漠,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
    “臭小子,你还差很远!”
    藤原尊蔑视的看着半空中的薛叶。
    他的确很强,那怕在天武国也足以排进天榜前十的存在,与祁千化却是一个级别的强者。
    薛叶面色不变,一掠化作一道火光凤影,一双凤翼恍如一对锋利的剑气一般,掠向藤原尊。
    “哼,没用的!”
    藤原尊冷哼一声,火光凤影贯穿了他的身子,再次化作一团黑气散掉。
    “黑暗毒瘴!”
    藤原尊振臂一挥,缭绕的诡异鬼气冲天而起,在山谷中弥漫出黑暗的毒气,将整个天际都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太诡异了!”
    薛叶皱眉,火羽凤翼扇动,火焰之气缭绕,将毒瘴之气逼退,但却无法扑捉到藤原尊的身影。
    “在你后面!”
    藤原尊的声音响起,却没有出现在薛叶的身后,而是他的一侧,一剑斩下,血光逼近。
    薛叶背后的双翼合在一起,挡在自己的身上。
    轰!
    火翎乱飞,薛叶如炮弹一般被震飞,将地面撞出了一个窟窿。
    “受死!”
    藤原尊冷笑一声,一剑刺向深坑之中的薛叶。
    “的确还差不少,但想要击败我也没有那么容易!”
    薛叶目光嗜血般盯着对方,丹田之中再次绽放出另一道武魂之力。
    天剑武魂·天剑磁场!
    一道璀璨的剑华掠上天空,竟是将漫天的毒瘴撕裂开来,在山谷形成一个无形的磁场。
    “什么……”
    藤原尊大惊失色,因为他感受到这磁场形成之后,自己的实力竟是被极度的压榨,竟是降低了三层。
    轰隆!
    血光剑气轰下,薛叶惊险避开,落在百米开外。
    “现在才刚刚开始!”薛叶虽然受伤却毫不狼狈,绝煞剑指着对方。
    藤原尊眼中闪过一丝的忌惮,旋即冷哼道:“我说了,这次的目标不是你,就算现在杀了你也并非真正的杀你,我又何须浪费体力!”
    “怎么,你怕了?”
    薛叶嘴角扬起一道冰冷的弧度。
    “怕了?笑话,只是不愿意与你一般见识而已!”
    藤原尊转身看向白无伤道:“白先生,你跟我走吗?”
    “哼哼,走?”
    白无伤自嘲一般的冷笑起来,他握起短剑突然向着自己的脖子一抹,一道血光渐出,身子一软倒在了地上。
    白无伤一剑被薛叶击败,比杀了他还要感觉耻辱,对他这种成名剑客来说,只有自尽方可保住名誉。
    从此之后,他再无脸面寻薛叶复仇。
    “你……”
    藤原尊气的咬牙,白无伤自尽虽然不是真的失望,但对八皇子来说却是巨大的损失,这样一来,太子之争八皇子已经落在了后面。
    藤原尊目光再次不善的看向薛叶,虽然很想杀他,但对他的天剑磁场却是很忌惮,就算能够将他击杀或许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算了,还是先保存实力吧!”
    藤原尊冷眼看了薛叶一眼,转身离开了山谷。
    “对上他,我的胜算不足五层,我需要忍耐,毕竟就算在这里与他死拼,也不是真的杀掉他!”
    薛叶的心境很平和,当先冷静了下来。
    “他将三眼毒蟾带走了,我将白无伤淘汰,也不算太吃亏,不过这三眼毒蟾真的是这片山谷中最强的妖王么?”
    薛叶目光看向周围,却感觉三眼毒蟾离开后,周围的妖气没有半点散去,依然很是浓烈。
    无相瞳光!
    薛叶目光化作紫焰瞳光,瞬间就穿透了层层迷雾,将整个山谷的情况看的无比清晰,在山谷中竟是没有一只妖兽的存在,但却有着极强的妖气。
    “到底怎么回事?”
    薛叶微微皱起眉头,一连巡视了数遍,终于在山谷最深处的角落中发现了一个裂痕山洞。
    “在那里!”
    薛叶调息了一下,恢复了一下内腑的伤势,然后握着绝煞剑向着那个方向而去。
    这个山洞很是狭小,只是山壁上的一道裂痕,薛叶身材魁梧,走进去还有些别扭,自己所料不错,这可怕的妖气果然是从这里传出的。
    薛叶渐渐的将剑提了起来,全神戒备,他步步为营,逐渐来到山洞的最深处,拐过角落,他一剑刺了过去。
    “什么……”
    薛叶吃惊的看着眼前,却没有任何的妖兽,只是一个散发着妖气,和西瓜一样大小的虫茧。
Top